首页 > 今日头条 > 娱乐 > 对话包贝尔:我本不好笑,但努力做喜剧

对话包贝尔:我本不好笑,但努力做喜剧

新之助 2015-09-28
\

贝尔
  9月25日,《港囧》上映,零点场就破了亿,伴随票房而来的是两极的评价,好与坏观众自有评断。包贝尔演的宅男蔡拉拉,对于他的评断总是绕不开搞笑能力和王宝强。比如:“《港囧》里的包贝尔挺喜欢在说完话之后来一阵哈哈哈,哈的是那么爽朗天真无邪,但却给人一种生硬无聊的感觉。”“相较于王宝强,包贝尔是一个没有搞笑本质的人。”“《港囧》严格来说只有两个主角,从喜剧片的角度来说,两个人撑一台戏实在有点勉强,毕竟徐峥和包贝尔不是周星驰和吴孟达。”
  意外的是,包贝尔在自我评价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好笑”,“有的人他站在那儿,你就会觉得好笑,比如说宋小宝。有的人却需要花很多的努力才能引起你发笑,比如说沈腾。而我呢,不知道怎么样让你发笑,我能做的事就是我去学习如何让你发笑。”
  早在《港囧》发布会上念网友恶评的时候,包贝尔就给自己做好了面对所有评价的心理预设,“电影还是徐峥的电影,薇姐是来加分的,我是最大的一个突破口。看了这个电影的人,觉得这个电影没太好的人,大多数会想很多方面出现在我的身上,如果是王宝强来可能会演得更好呢。从上的那天起,就会有人说我,我不知道话语会变成什么样。”
  “如果是王宝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诸如“包贝尔的搞笑有一种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的尴尬”的评价。这是对他表演的质疑,然而这样的观点,在首映之后,并不在少数。
  包贝尔对自己的路想得特别清楚,“我觉得我不仅喜欢周星弛,吴孟达我也很喜欢。谁又知道到最后我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演员,很可能每一个人都喜欢我,很可能现在喜欢我的人已经是最多的了。现在这样我也很开心,影帝有那么重要吗?一定要到那个位置才开心吗?”
  《港囧》总会过去。“我原先最想演的是韦小宝,后来就演了,真正站在舞台上那刻,我特别难过,我那么想演它,但是我没有觉得我有能力比别人演得更好,我才发现一切所有东西只是我自己的想象,梦想真正来临那刻,迎接它的不一定是开心,有可能是慌张,你不知道你下个梦想是什么。”
  演戏所带来的价值感认同,也许只是陌生人的一句话。“刚才采访的大哥,他没跟我说《致青春》,也没说《宫》,他说我是从《决战刹马镇》喜欢你的,我就挺开心的。那个戏我演了一个傻子,在一个冬天里,屁股都差点被冻掉了,那两个屁股一直露在外面完成了一个戏。到今天有人跟我说还喜欢那个角色,之前那些苦,那些累,就都挺值的。对,所以也没有所以。”
  《港囧》之于包贝尔,像一块火炭。作为笑点担当,他承受了不输于徐峥的压力,《泰囧》的成功,这部戏被寄予了太多的希望,包贝尔参演本身,就被认为“得到了比平常戏更多的信任”。
  为了不辜负这份信任,他要求自己格外拼,可以用替身的戏,他自己来,从4层楼跳下去,直接趴到铁架子上。“我心里有强大的负担,是不是每天面对每个媒体都要说一样的话,每个人都会问我,你觉得徐峥怎样,我根本觉都不够睡,不知道还能挺多久。”这么多的希望,给他笼罩了巨大的压力。
  《港囧》的宣传期采访安排非常密集,从早到晚,包贝尔接受了一轮媒体采访,我们是最后一家。对于角色的理解,导演的评价,包贝尔回答了很多遍。
  这是第二次采访包贝尔,上一次是“跑男”宣传期。那时候跟采过他的记者聊天,“我以为采错人了。”“原以为是我自己的问题,get不到他的幽默感?”“节目中的逗比都是假的?我觉得他很闷,很严肃。”“他真的是演员,可以台上台下分得很清。”
  专访过他的记者,都有一个感觉,包贝尔本人跟荧幕形象有很大的反差,话少、闷,能用一句话说清楚的,就不多说废话。
  所以,我们坐下来,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知道你挺难采访的吗?包贝尔愣了一会解释,“跑男”那一阵,有点抑郁,给闹的,“现在也抑郁,我就觉得我人生很抑郁”。一旁的工作人员说,他那段时间特别特别累。
  直到现在,包贝尔也没想通为什么要接受采访,“如果我在家打游戏、看书、看碟,而被别人采访,跑路演,让我选择的话,我会选前三项,不会选后两项。”但是《港囧》付给他钱了,这份钱让他要接受后两项,“甚至接受一些网络上的指责,我还要发微博,然后等等等等这些东西,这个是他付给我钱让我做的事。”
  伴随《港囧》之后来的好与坏,他琢磨得分外明白,包括好不好笑这件事,“我是一个还蛮开放,蛮能接受很多种声音的人”。

关键词: 港囧 包贝尔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