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社会 > 成都男子苏州酒店喝矿泉水中毒身亡 死亡真相让人惊讶!

成都男子苏州酒店喝矿泉水中毒身亡 死亡真相让人惊讶!

穿风衣的猫 2015-10-14
  成都男子在国庆只因喝了矿泉水而导致中毒身亡,所在宾馆必定是难辞其咎,喝了一瓶与房间里“饮用天然泉水”包装相同的水,却误喝“除锈(垢)剂”身亡。家属称, 酒店违规操作,二次用矿泉水瓶装无色无味强酸性厕所清洁用“水锈净”,并和饮用水同放服务车上,致郑某误饮。酒店则称,是游客擅自到员工工作室服务车上 的。这样奇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来看详情。

  10月6日,喝了一口宾馆里的矿泉水,成都男子郑平(化名)死了。在这个国庆大假里,在前往苏州东山寻根探亲的路上,他没能迎来即将到来的44岁生日。 14日就是郑平的头七,他的姐姐郑澄宇在歇斯底里后冷静问道:为什么酒店把除锈(垢)的水剂装在矿泉水瓶里?为什么装有除锈(垢)水剂的矿泉水瓶和其他矿泉水瓶不作丝毫区分?

  这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悲剧:一口“水”要了人命,7岁孩子再也见不到他的爸爸,八旬父母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儿子,一家人失去了顶梁柱。

  祸起 饮用水和除锈水剂“看上去都一样”

  9月30日晚,43岁的郑平自驾车,带着父母妻儿,一家五口,欢欢喜喜,从成都回到苏州东山探亲。

  郑平的姐姐郑澄宇后来了解到,10月5日晚11点过,郑平带着家人入住苏州东山山水度假村。房间门卡显示该度假村有四颗星。父母住一间,郑平与妻儿住一间。每个房间都放有两瓶“洞庭山饮用天然泉水”。

  郑澄宇说,父母当晚喝了房间里的两瓶水。次日早上,父母又问楼层服务员要了两瓶水。郑澄宇告诉记者,她问了父母,当时,服务员从客房服务车上拿 了两瓶“洞庭山饮用天然泉水”给她的父亲。在那个服务车上,放有毛巾、纸,下面一层放有饮用水瓶,“看上去都一样”。郑澄宇说,服务员事后也承认给了她的父母水。

  据郑澄宇讲述,酒店事后称,据监控记录,郑平父亲从服务员那里拿到水后,又到操作间去了一趟。郑澄宇后来问父亲为何去操作间,她父亲说,怕水不 够喝,想去拿。郑澄宇的母亲证实,只看到父亲拿了两瓶水回房间,郑平媳妇也说,到房间时只看到两瓶水。不过,酒店并未向郑平家属提供监控视频记录。

  祸临 喝了一口“水““情况越来越糟”

  悲剧在随后发生。6日上午九点半左右,郑平来到父母房间,打算商量下白天去哪些亲戚家。郑澄宇事后了解到,弟弟来到父母房间后,随手拿起父亲放在桌上的“洞庭山饮用天然泉水”,拧开就喝。“毕竟是在父母的房间里,他就很随意。”郑澄宇说。

  “男人喝水猛,只喝了一口,发觉不对,可喝下去已经吐不出来了。”郑澄宇说,弟弟当时就喊着肚子疼。郑平母亲喊着“出事了”,郑平媳妇赶来,得 知是喝了一口“水”就出问题后,拿着郑平喝过的水瓶到大厅找服务员。“除锈(垢)水剂味道不是很大,要不服务员当时也不会闻不出来。”郑平的小舅子陈先生 说。

  郑平媳妇再次回到房间时,看到郑平“情况越来越糟”。郑澄宇说,“弟弟喊着说喝到了一种酸”。度假村随后把郑平送到东山的医院。后来,又转送到 另一家医院。郑澄宇说,在这两家医院里,度假村方面提到,郑平喝到的可能是一种酸,但一直没有在他们面前承认他喝到的是“除锈(垢)剂”,“医生仍然不清楚他喝到的什么,当时也无法检测是什么”。

\

  死者生前照片

  悲剧 死亡证明书显示:“酸性液体中毒”死亡

  到了6日中午12点左右,郑平被又转送到苏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郑澄宇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说,当时,度假村的代姓经理才在弟媳和大哥面前承认,郑 平喝的是厕所用的除锈(垢)剂。医院随后问度假村方面要除锈(垢)剂的成分,度假村联系了广东的厂家,厂家在7日上午10点过才把成分传真过来。遗憾的 是,已于事无补。

  而就在到这家医院一个多小时后,郑平心脏就停止了跳动,在经过51次电击后,恢复了心跳,但仍没意识。到了10月8日上午,郑平被宣告死亡。在死亡医学证明书的“死亡原因”一栏里写着“酸性液体中毒”。

  郑澄宇告诉记者,她在11日下午同该酒店代姓经理见面时,代经理亲口告诉她:“那是厕所专用除锈(垢)的水剂”。在那次见面中,郑澄宇从酒店那 里了解到,为了节约成本,度假村买到大桶除锈(垢)剂后,分装到用过的饮用水瓶中。“代经理还说,用喝空后的饮用水瓶分装除锈(垢)用的水剂,是他们过去 就有的做法。”郑澄宇说,她保留了录音。

  郑澄宇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装有除锈(垢)水剂的饮用水瓶与酒店提供的瓶装饮用水,“从外观上看上去一模一样,仅凭肉眼无法区分。”

  质疑 酒店为何用矿泉水瓶装“除锈剂”?

  郑平的遗体目前在苏州殡仪馆。事情发生后,郑平的媳妇“什么都不能处理了”,父亲的血压也升到200多,他的亲朋来到苏州帮忙。

  宾馆对他们起初管吃管喝,后来又提出要计算费用。度假村方面的律师找他们说,就算按宾馆全责算,按目前标准,也只会给他们赔偿90多万,况且度假村不愿负全责。“他们要分清责任。”郑平的小舅子陈先生说。

  在陈先生看来,酒店应负全责。13日凌晨6点,郑平的家属在网上发帖说,“酒店方违规操作,竟然二次利用矿泉水瓶分装无色无味厕所“除锈剂” (强酸性),以便客房清洁人员携带使用,和酒店方提供的补充饮用水同时存放在客房服务车上。因外观,标志和颜色和酒店提供饮用的矿泉水完全一致,正常人无 法辨认判断。”陈先生认为酒店管理失职导致了这一悲剧。

  对于郑澄宇和陈先生的说法,该酒店代姓经理没有否认房客喝了除锈(垢)剂一事,他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警方已有结论。我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13日下午还拨打了苏州东山派出所的电话,得知主办警官是朱警官,“只有他能说这案子。他没在办公室。”随后,记者在17时 52分拨打了朱警官手机,但语音提示“已关机”。记者还给朱警官发去短信,询问:“有无结论?结论是什么?”但截至记者发稿,也未收到朱警官的回复。

  “到了14日,只有我和弟媳留在苏州,其他亲朋待这么久,不得不回四川了。”郑澄宇不知道他们能等来什么。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