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娱乐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什么时候撕玄女的脸? 第几集挖素锦的眼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什么时候撕玄女的脸? 第几集挖素锦的眼睛?

空山微雨 2017-02-16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正在热播,万众瞩目的素素跳诛仙台已经过去,有观众表示,接下来将会有三件大事,一件是撕玄女的脸,一件是挖素锦的眼睛,还有一件就是跟夜华的床戏。那么白浅究竟什么时候撕玄女的脸?什么时候挖素锦的眼睛?
  在昨晚播出的剧情之中,玄女因为离镜而再次怨恨上白浅,想要对白浅的师父墨渊以及白浅的儿子阿离动手,这无异于触到了白浅的逆鳞,很多人激动表示,白浅撕玄女已经不远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玄女,是白浅大嫂的妹妹,因为羡慕白浅美貌而求白浅将自己容貌化成和白浅一样,后嫁给离镜。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玄女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玄女
  白浅撕玄女原文
  我推开夜华。渐渐撑着走到玄女跟前。瞧着眼下这张同我□分相似的满是血污的脸。轻笑道:“皮相这东西。当初我既给了你。便并不大在意。但如今看着你这张脸。却叫我不大顺心了。”
  她惊恐得直往后缩。颠三倒四道:“你要做什么?我。我本就长得这样的。你。你不要想夺了我的美貌。你便是请了折颜来。我。我也是不怕的……”
  我右手捏起印伽。诧异笑道:“请折颜做什么。我开先不过跟你开个玩笑。易容换颜这桩法术。你以为四海八荒便只有一个人会。老身不才。歇下来这七万年里无所事事。这个法术倒学得很精深。你便是要剥皮抽筋。也不能带着我这一张脸去剥皮抽筋么。”话毕。攒力用咒语将手中的印伽一催。明晃晃一片白光过后。玄女呆滞地将我望着。
  我俯身拍了拍她的脸。从袖袋里取出面镜子递给它。还好。这面镜子尚未被血污染红。是面光洁的镜子。蔼声与她道:“瞧瞧。你现在的这张脸。不是挺好么?这才是你原本的容貌。可要记得清楚。”
  离镜在一旁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玄女却突然尖叫一声。我被她这尖叫引得向后一望。她竟生生将自己两只眼珠挖了出来。错乱道:“不。不。不。我不是长这样的。我才不会是长这样的。”
  她那一脸血糊糊的模样。有点可怖。
  离镜仍在失神当中。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素锦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素锦
  白浅挖素锦眼睛原文
  我容光焕发地上得九重天,捏个诀轻易避过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一路畅通无阻直达洗梧宫中素锦住的畅和殿。素锦她真会享福,正靠在一张贵妃榻上慢悠悠闭目养神。
  我显出身形来,方进殿的一个侍茶小仙娥惊得呀一声叫唤。素锦刷地睁开眼睛,见着是我,一怔,嘴上道:“上神驾到,素锦不胜惶恐。”
  翻身下榻的动作却慢悠悠的,稳当当的,果然不胜惶恐。
  我在一旁坐了。
  她拿捏出个大方的笑容来,道:“素锦揣摩上神圣意,大约是来问君上的近况。若说起君上来,”
  顿了一顿,将那十分大方的笑做得十二分大方:“凡世的那个素素,同君上处得很好,也将君上他照看得很好。”笑意衬得她面上那双眼睛盈盈流光,我抚着扇面做出个从容的模样来,道:“如此这般,自然最好。夜华这厢托你的照拂令我放了心,是以今日,我便想着也来关怀关怀你。”她疑惑看我一眼。
  我端庄一笑:“素锦,本上神的眼睛你用了三百年,用得好不好?”她猛一抬头,脸上的血色由润红至桃粉,再由桃粉至惨白,瞬间换了三个色,煞是有趣。
  她颤着嗓子道:“你、你方才说什么?”我展开扇子笑道:“三百年前本上神历情劫,丢了双眼睛在你这里,今日掂起这桩事,便特地过来取。你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由本上神亲自动手?”
  她往后退了两步,撞在身后贵妃塌的扶臂上,却没觉着似的,嘴唇哆嗦道:“你是,你是素素?”
  我不耐烦摊开扇面:“到底是由你亲自剜还是本上神帮你剜?”
  她眼睛里全无神采,手紧紧绞着衣袖,张了几次口,却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
  好半天,似哭似笑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明明只是个凡人,怎么会是你,她明明只是个凡人。”
  我端过旁的桌案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浓茶,奇道:“一个凡人怎么,一个上神又怎么。只因我三百年前化的是个凡人,脓包了些,你这个小神仙便能来夺我的眼睛,匡我跳诛仙台了么?”
  她腿一软,歪了下去。
  “我、我”地我了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我挨过去手抚上她的眼眶子,软语道:“近日本上神人逢喜事,多喝了几坛子酒,手有些抖,大约比你自个儿动手痛些,你多担待。”
  我手尚没下去,她已惊恐尖叫。
  我随手打出一道仙障,隔在畅和殿前,保准那些小童子小宫娥即便听到她这个声儿也过不来。她瞳色散乱,两只手死死抓住我的手,道:“你不能,你不能……”
  我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脸:“三百年前你就爱扮柔弱,我时时见得你你都分外柔弱,就不能让本上神开开眼,看看你不柔弱时是个什么模样么?夜华剜我的眼时说欠人的终归要还,当初你自己的眼睛是怎么没的,我们两个心知肚明。我的眼睛是怎么放到你眼眶子里去的,我们两个也心知肚明。你倒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拿回自己的眼睛,难道我那一双眼睛在你眼眶子里搁了三百年,就成你自己的东西了?”话毕,手上利索一动。她惨嚎了一声。
  我靠近她耳畔:“三百年前那桩事,天君他悄悄办了,今日这桩事,我便也悄悄办了。当初你欠我的共两件,一件是眼睛,另一件是诛仙台。”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