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社会 > 因欠债父母逼儿子跳车碰瓷:骨折是个好机会 多做几次

因欠债父母逼儿子跳车碰瓷:骨折是个好机会 多做几次

夏兰 2017-10-31
这是宁波福明派出所所长林烜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
  这是宁波福明派出所所长林烜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父母!28日宁波福明派出所破获一起碰瓷案。碰瓷主角是14岁的小罗,亲生父母迫使他假摔碰瓷,一年来作案近20次,足迹遍及宁波台州两地。小罗颅骨摔伤后,父母竟说"颅骨骨折是个好机会,多做几次。"被抓后,父亲罗某毫无悔意,称因为欠的债多,没办法。
  在小罗碰瓷颅骨摔伤后,这对狠心的父母甚至变本加厉,带着他疯狂作案!
  这起碰瓷案,发生在10月28日下午,宁波火车站南站。
  老黄(化名)是这里的三轮车夫,一个中年女子带着一对儿女坐上了他的车,说是去汽车东站。开到新河路段时,路上有点颠簸,他听到女子喊他:停下停下!
  车里10来岁的男孩捂着头直喊痛。
  女子说,三轮车颠簸的时候,儿子的头撞在车上了,撞伤了,要求送医院看病。
  老黄是个残疾人,家里经济条件不宽裕,看到自己车子骑得好好的,乘客却要求赔偿,怀疑对方在敲竹杠。
  他调转车头,又把这一家子乘客拉回宁波南站,并拨打了110。
  这时候,女子可能给丈夫打电话了,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也到了南站,他跟女子一样说法,要求老黄送儿子去医院看病。
  三轮车载客点聚集着不少车夫。突然,一位师傅叫了起来,怎么又是你们!
  这位师傅姓陈,也是名残疾人。
  10月8日上午,他开着三轮车经过大沙泥街,这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父亲坐他的车,也说是到汽车东站,开到宁穿路和兰亭路路口时,车上父亲说到了。
  陈师傅把车停稳,然后就看到男孩躺在车边上的地上。
  孩子父亲说孩子头部受伤了,需要去医院检查。陈师傅带着去了,检查结果显示,男孩颅骨骨折,需要留院观察两到三天。
  陈师傅想,从我车上摔下去,自己是有责任,愿意承担医药费。结果,孩子父亲始终不让孩子留院观察,反而问他要医药费5000元。
  这时,孩子的妈妈也来了。双方经过一番协商,最终,陈师傅掏了4000元现金,其中,医院检查费用410元左右,给孩子父亲的医药费3600元。
  陈师傅这段故事一讲,老黄跟其他车夫们心里有底了,这明显是碰瓷,正准备把这对夫妻和儿女围住时,孩子父亲远远看到民警来了,撒腿就跑了。
  随后,民警把双方带到派出所后,给孩子父亲打电话,说调解成功需要他签字。孩子父亲以为可以拿钱了,兴冲冲打了辆出租车赶过来,被民警拿下。
  在派出所里,被骗的车夫并不仅仅只有老黄和陈师傅,民警还找到了一位67岁的陈师傅。
  这是人证物证都在的碰瓷。
  在民警的攻心下,这对夫妻很快交待了情况。男的姓罗,44岁,女的姓刘,39岁,四川宜宾人,小学文化,有一对儿女,儿子14岁,女儿9岁,一家人暂住在台州临海。其中,小罗在当地的一所中学读初一。
小罗母亲
  小罗母亲
  他们已经碰瓷了十多次。其中,临海两次,宁波三次,路桥有十多次,温岭和仙居也有好几次,共骗了13000多元。
  第一次碰瓷是在2016年的夏天,小罗记得非常清楚。“那是在快开学的前几天,爸爸妈妈叫我去碰瓷,说家里缺钱用。”
  小罗的父母没什么工作,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会打骂小罗。听到让他去碰瓷时,小罗不想去,但经不住爸妈骂他。
小罗父亲
  小罗父亲
  “爸爸带着我和妹妹去了临海汽车站,坐了一辆蓝色的机动三轮车。三轮车开到临海市唐里村的一条路上时,车子颠簸得很厉害。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说快到了。”
  “我知道他叫我跳下车去,我害怕。可是,我不跳,到家里他会打我。于是,我就跳下去了,手臂擦破了。”
  这一趟碰瓷,司机一开始不想赔,但是,罗某报警了,经过交警调解,他拿到了司机赔付的1000元钱。
  按照小罗的话来说,父母就像是上瘾一样,让他经常去碰瓷。
  不过,第二次碰瓷,他们没拿到钱。因为司机不肯赔钱,交警介入后,发现他们是第二次,没有支持。
  “我不喜欢干这样的事,可是,爸爸妈妈总打我,我只好偷偷跑回四川老家。后来,妈妈打电话过来,说不打我也不让我去碰瓷了,我才又回到了临海。”
  今年的8月20日,小罗快开学了,可家里没钱用,他的父母重启了碰瓷的招数。
  这一次碰瓷,罗某又拿到了1000元钱,但是,儿子小罗摔的颅骨骨折。
  回想当时一幕时,小罗说,“那个三轮车司机开得很快,我不敢跳。爸爸妈妈用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我。我怕,我只好跳下去了。”
  颅骨骨折后,他的父母并没有带他去医院看病,而是找了小诊所看了几次,花了200元钱左右。等他的头不痛时,他们反而变本加厉了。
  “爸爸妈妈说,我现在颅骨骨折,是个好机会,多做几次。”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到周五、周六、周日,罗某夫妻带着儿子女儿到处碰瓷,去过宁波、温岭、路桥、仙居……
  其中,宁波的陈师傅掏了3600元,是“收入”最高的一次。
  每到周末,别人家的孩子总有上不完的培训班,而小罗,如果不是这一次报警,他应该还在四处碰瓷的路上。
小罗
  小罗
  对此,父亲罗某却没有丝毫悔意,他说,因为欠的债多,没办法。
  他甚至把碰瓷的想法推给儿子。“是儿子想到的,有一次,他坐车摔伤赔了650元,说电视里有这样做,可以骗钱。我默许了。”
  对此,母亲刘某则说,是自己看电视想到这么做提出来。
  “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孩子读书也读不起,还欠了银行5万元。我和老公为了来钱,就教儿子跳车的方式碰瓷。”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每到三轮车颠簸或转弯的时候,她和老公会叫儿子跳下三轮车,假装因为三轮车开的不好摔下去了。
  “然后我叫儿子喊疼,我和老公出面叫司机赔钱。”
  每当小罗不愿意去碰瓷时,刘某总会跟他好好讲,去挣点钱。如果不做,就不让他读书,让他把学费拿回来。“老公的脾气不好,经常发火,儿子怕他,也跑了好几次,但是不管他愿不愿意,我们都带他去碰瓷。”
  这些碰瓷骗来的钱,刘某说,一部分用来给两个孩子交学费,一部分给骨折的婆婆看病花了,还有一部分用来家用。
  听说自己要被刑拘的时候,刘某似乎才良心发现。
  审询室里,她流着泪说,“我后悔了,知道自己错了,就放我们回去吧,我保证以后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会把两个孩子教育成人。”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但是你要听话,爸妈不是有意要这样。你们好好读书。”
  这两天,小罗兄妹的情况比在家时更好了,民警给他们在宾馆开了房间,带他们去食堂吃饭。
小罗妹妹
  小罗妹妹
  小罗说,饭菜很好吃,有肉丸子,早上的菜也很多,家里最多三四样菜,隔几天才能吃到肉。
  在家里,小罗其实是个很能干的孩子,7岁学会做饭,8岁会蛋炒饭,10岁会自己洗衣服。
  当民警问到他们今后打算的时候,他说,他可能会带着妹妹在临海上完学,再回四川老家,也有可能直接回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
小罗和妹妹
  小罗和妹妹
  “老家的学费比较便宜。我想,我可以上山挖草药卖钱,也能去河里抓小龙虾。小龙虾现在很贵的,一斤能卖20多元。”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亮晶晶。
  但是,小罗毕竟是长大了,好几次问民警,爸爸妈妈会怎么处理。
  他担心他们,又不担心他们,既想让他们出来,又担心他们打他。
  说到父母让他碰瓷的时候,小罗说,他并不恨他们。“伤心的时候,我会哭一下,过两天就好了。”
  “我从来没有把心里话跟别人讲过,11岁时,他们打骂我,不喜欢我,喜欢妹妹,我在日记上写了一次,这是唯一的一次。”
  福明派出所所长林烜说,所里会尽一切努力帮助这两个孩子,明天早上将派人送他们回临海。“刚刚我跟学校校长沟通了,他也很为难,后期照顾他们是个难题啊……”

相关阅读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