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集 - 萧平章保住性命 萧平旌前往大同暗查沉船

\
剧照
  萧平章苦守甘州,身负重伤,虽靠着林奚的伶俐手法之下捡得一线生机,却并没有脱离危险。林奚告诉长林王萧庭生,他得世子能不能听的过来就看今晚了。萧平旌被林奚赶了出来,只得焦急得在门外来回踱着步。林奚细心得照料着萧平章的身体,主动要求流下来守护这一夜。济风堂的黎老堂主此时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甘州。他给萧平把了把脉后,微微叹息道,这箭伤和当年的林深简直一摸一样。他不由得追忆起当年倾尽全力却未能救的林深性命的往事。长林王萧庭生安慰他说当年没能救下林深,并不是黎老堂主的错,他非常信任黎老堂主的医术。然而黎老堂主却望向了一旁忙碌的林奚坦言,林奚是他所有弟子中天赋最高的一个,已经超越了当年的他自己。
  夜色渐深,萧平章终于褪下烧来,体温渐稳。面色一向清冷的林奚也难得得微微笑了起来。当她出门拿药的时候,一直等在门外的萧平旌立刻上前拦住了她追问萧平阳的情况。林奚却只冷淡的告诉他一句不知道。气得萧平旌大吼了起来。林奚依然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药剂。淡然地说道,世人对医家最大的误解,莫不是以为治病的都是神仙,要是有救不回来的定是没有尽力医治。原以为在琅琊阁学艺的长林二公子定是脱俗不凡的人,一见却不过如此。这样的话配上她独有的飘然语调,令一向能言的萧平旌也无话可说。
  暖阳高升,天色大亮。黎老堂主给萧平章把过脉后,略带兴奋的告诉萧庭生,萧平章的性命已然无忧,二十年前的那一幕不会重演了。萧庭生长长了出了一口气。萧平旌得讯之后连忙冲进病房里,萧庭生现在心情安稳,想起询问他怎么也跑到了甘州,萧平旌直言是因为大同府的粮船沉没,而大渝又猛攻甘州,军中断粮必是危局。萧庭生笑道,萧平旌回来又有什么用,令萧平旌答不上话来。萧庭生军务在身,时间紧迫,军中宁参赞来报,大渝已经退兵,但萧庭生明白大渝主力未受损伤,北境以后必然战患不断,急需上书禀告北境战况。
  萧平旌跪坐在大哥身前照顾,他望着从他大哥身体里取出的箭簇,目含冷光。黎老堂主和林奚谈起了萧平旌,问她是否与预想中的相同。似乎萧平旌长林二公子的名号,已是世人皆知。
  不过,林奚只是却对长林二公子不感兴趣,也没又预想过他的样子,黎老堂主欲言又止,不再说话,让林奚有些莫名。
  济风堂的众多医家都在忙着救治伤病,萧平旌主动来给林奚道歉,感谢林奚圣手回天,救下他大哥,并接着和林奚搭起话。然而林奚性子清冷,也对萧平旌没什么兴趣。萧平旌却死缠着她不放,让她不胜其烦。黎老堂主把这些看在眼里,隐隐有些担忧的神色。
  萧平章已然醒转,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观看这次战役的军报。萧庭生望着长子刚刚捡回命来,劝他不要再耗费心神。萧平章握住父亲的手,直言此次大渝之攻击兵力,十之五六都是在攻击他们甘左一线,实在太过奇怪。
  父子二人均对朝廷内部产生了怀疑,不过萧平章刚刚苏醒,萧庭生不想用这些事来消损他的心神,便和他说起之前他星夜兼程绕路去了琅琊阁的事。萧平章将琅琊阁给他的答案交给他父亲,不过他父亲显然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只是询问萧平章看了答案后的感受。萧平章将答案扔进了火炭里,经历了生死之后,他已经悟到了自己对家人的真情所在,过去发生的事,对他已经不重要了。答案锦囊被高温点燃,熊熊火焰烧尽了锦囊,也把神秘往事烧成了灰烬。
  父子三人在病房逗了几句话后,萧庭生忙着去处理军务。萧平旌偷偷看了父亲得奏折告诉他大哥走奏折里提起了大同沉船疑点,并请求专使调查。他对朝廷调查不抱什么信任。
  大梁朝廷上,皇帝质问甘州断粮的责任。宋浮推脱是因为天气和河道的原因意外沉船,而且主责的官员已经同船遇难。皇帝大怒不已,斥责宋浮连调查没做过,何来意外的结论。宋浮吓得连忙跪倒在地。皇帝自称身体渐衰,在照管朝政上,确实不太严谨,出了此事倒是他的过错。群臣听了此言,知道皇帝是暗讽臣属欺上瞒下,匆忙跪倒一片,求皇帝息怒。
  萧庭生和黎老堂主叙旧起来,两人多年不见,却不想在甘州以这样的方式聚在了一起。萧庭生感激黎老堂主当年将他大哥路原,他自己以及三弟林深从掖庭救出来,可惜此后从军的是三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一人存活至今。当年他曾在林深临死之际,许下平旌和林深女儿的婚约,可惜林深妻子带走了女儿,不免有些遗憾。皇帝现在只准许萧平旌再守约一年。黎老堂主似有所隐瞒,只宽慰他不要太自责。两人说起大同沉船之事,萧庭生欲派萧平旌调查,黎老堂主借机推荐林奚随行保护。
  林奚检查萧平章的身体身体状况,对萧平旌依然态度冷淡。萧平旌忙继续道歉,然而林奚却飘然离开。萧平旌不知他父亲已做决定,还想大哥为去大同调查之事帮他说好话。萧平章与他约法两条才答应下来。夜里,黎老堂主指派林奚去大同府稳住局面,配合长林府调查沉船。待到萧平旌领了父命,赶往大同的路上来到一间客栈休息时,见林奚也在,令他颇感好奇。
  首辅荀白水斥责宋浮所做之事太失分寸,宋浮称自己只是小做手脚,没什么证据。荀白水谨慎起见,令其必须清理干净。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