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9集 萧氏皇族齐聚宫中过年 蒙浅雪得知不孕真相

\
剧照
  林奚为了调理蒙浅雪的身体,需要萧平旌去采一株生于愁云涧的药材,不过萧庭生却下死令,严禁他过年期间到处乱跑,萧平旌不得不找大哥萧平章通融出城两日,帮他挡住父亲,萧平章得知他想去愁云涧,猜出肯定是为了蒙浅雪的事,心中感动,欣然放他出门。
  莱阳侯的母亲秘密来到濮阳缨的丹房见他,提起皇后正在严查的当年赐予蒙浅雪的脂粉妆盒之事。诧异于濮阳缨并不着急。原来当年,正是她从濮阳缨那里接收了这一套暗藏东海朱胶的妆盒。此时皇后查起来,她害怕当年制造妆盒的匠人被抓获招供,然而濮阳缨却淡然得让她不必焦急,当年的匠人已经死了七年了,皇后绝查不出什么来。
  莱阳侯的母亲回府途中终究心有所念,回忆起当年在一处满是奇人异事的集市里秘密会见濮阳缨,并拿着一人的生辰八字求濮阳缨对其施巫蛊之术的往事。想到当年濮阳缨施放巫蛊当有反噬的告诫,心绪越发不安起来。
  济风堂内,云姐故意说起萧平旌已经两日没来了,林奚只顾整理药材,不搭她的话。随后叫她做自己练习针灸之术的实验品,扎的云姐哇哇直叫,这冷艳女神医报复起来也当真是又快又狠。此时的萧平旌正施展身法,在陡峭险峻的愁云涧峭壁之上来回攀爬采药。他攀岩飞涧,幸苦一日,终于采满了一竹篓药株,想起能解决大哥大嫂的愁心之事,心下欢喜。当夜,风声寒重,似要下雪,蒙浅雪不免担忧起荒野露宿的弟弟来。萧平章安抚她称,萧平旌素来宣称是江湖人士,必该经历风雪。蒙浅雪高兴的说起东海使团年后进京的事,原来此次使团进京需要商议联姻之事,而北燕国明年也会嫁过来一位郡主。她感兴趣会不会皇帝会不会指派给萧平旌。萧平章断言,虽然皇帝一直想令萧平旌尽快成亲,然而有长林王以守婚约挡着不让,而且北燕国所提提条件,皇帝也未必会答应,所以这北燕郡主自不会与萧平旌产生瓜葛。再说以萧平旌的个性,肯定把所谓君父之命当作耳旁风,转按自己的性子娶亲。蒙浅雪明言她已经为萧平旌相中了一位姑娘,只是有旧约碍着,所以不敢提起。
  次日一早,萧平旌乘快马在原野上快意狂奔,赶回帝都,却见林奚在亭中迎风候立,以为是在等他。却没想到林奚其实是在等最后一味药材送达,令他好生尴尬。黎老堂主亲手泡制的药材随后送到,林奚又拿了萧平旌采来的药材,告诉他准备好后,过了年会给他消息。萧平旌见林奚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心下失落,也摆出郑重感谢的样子。林奚上了马车后送了他一个水壶,这让他又欢喜起来,人言女子痴情会变傻,却不知动了情的男子更是会变成小孩子一般的心性。
  华灯闪耀烟花起,爆竹声中新岁至。年关之夜,金陵人纷纷走亲访友,互道吉祥,帝都之中,一片安泰祥和之景。长林王府之中,萧氏兄弟二人换上喜庆礼服,等候父王带领入宫过年,萧平章抽空询问弟弟,对他所担负的旧日婚约到底有何想法,萧平旌坦言,自从他记事时起,就被母亲告知有一个女孩为他婚约所系,根本没得挑,而父王的承诺于他而言就是责任。关于那个素昧平生的女孩他想过很多次,只是那女孩早已失去联系,纵然相遇也无人相识,不过是个萧庭生的念想罢了。
  皇宫大殿之上,妙乐悠悠,歌舞漫漫,皇室宗亲全部聚在一起过年。席间,萧平旌偷偷取出蒙浅雪自制的糕点给太子品尝。一旁的皇后见了这一幕,惊的想要站起来,萧平章看了皇后的反应,连忙假装与太子玩闹,抢了糕点放在自己嘴里,证明并未下毒,安抚皇后,列在侧后的萧元启见到同族之间亦要步步小心,刻刻防范,略略叹息,心中郁闷。生在皇族之中,简直处处危机,反倒不如寻常百姓可以随意寻亲访友,享受安乐。
  宴席结束之后,长林王领着两个儿子回家守岁,为祖辈进香。王府所供乃是先帝御赐物无字牌位。世间英灵无数,并非个个能名留青史,此牌位虽无字,情义却在心,但凡心中所想祭奠之人,都可祭拜与此牌位前,以哀幽思。
  年后,萧平旌带着蒙浅雪送的年礼来拜访林奚,林奚告诉他治疗准备已然就绪,但需蒙浅雪配合。需告知蒙浅雪真情,萧平旌说起幕后黑手可能永远查不到,令他心里堵得慌,林奚安慰他蒙浅雪心性疏朗,当能熬过此关。
  萧平旌回府的路上,偶遇萧元启与朋友一起吃酒,他正因大嫂的事烦心,便想参与其中解闷。却听的萧元启的朋友称京城传言,蒙浅雪之所以不孕是因为长林王杀伐太重所致。怒不可遏,当即将人教训了一顿,荀飞盏路过此地,拦下了他,萧平旌和他斗成平手,言明殴打之人对长林王府的女眷胡言乱语。荀飞盏听人妄议蒙浅雪, 愤怒得将胡言乱语之人抓走。
  回到家中,萧平旌说起必须告诉蒙浅雪实情,萧平章无奈只得将所有真相告知了自己妻子,蒙浅雪得知真相,痛苦不已。萧平章劝她,林奚能给她调治,必有挽回的希望,让她不要多想,好好听从医嘱,配合治疗。且无论结果何如,萧平章都会和她一起分担。
  皇帝眼见太子在院中折梅嬉闹,不由念起最喜红梅的淑妃,伤感满怀。皇帝说起使团进京,要祭奠淑妃,还让皇后主持,皇后心中不愿,却也不敢违抗。她只能迁怒与兄长荀白水未提前告知,荀白水安慰皇后,淑妃死去已久,何必为此生气忧虑。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