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8集 - 易家三兄弟政见不同生矛盾

  易连恺扑倒秦桑,秦桑看着他的目光,不由有些害羞,将脸别向一旁。易连恺问秦桑来找他做什么,是不是想偷袭他。秦桑有些发酸地说,刚才二嫂说易连恺小时候曾经救过她,还磕破了额角。易连恺解释说磕破额角是真,但救二嫂的人其实是二哥。秦桑追问易连恺娶自己跟二嫂是否有关系,易连恺伸手与秦桑十指相扣,说这是他们俩的事,与范燕云无关。
  两人气氛正好,易连恺低声问秦桑是否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秦桑没好气地说当然记得,那时她娘带她去易连恺的舞会,这一切都是她娘一早安排好的。不知为何,易连恺听到这个答案有些失落,翻身从秦桑身上下来了。
  秦桑心神不宁地走到街上,脑海中一直回想着易连恺扑倒她的画面,差点被车子撞到。还好,潘箭迟一早跟着她,及时救了她。秦桑无奈道她没事,就算有事,也没有人会在乎。潘箭迟再次劝秦桑,这个三少奶奶如果做得不开心,就不要做了,他不想看到秦桑难过。但秦桑无奈地解释,这一切都是一场交易罢了。
  秦桑不想与潘箭迟多谈,两人聊了几句分开,她转身就看到汽车上的闵红玉。二人来到一处景色宜人的河边,闵红玉说了几句闲话,感叹她们终日在深宅大院,日子虽然平稳,但也会因此少了很多选择,世上的男女之事也是一样的。
  秦桑对闵红玉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夸赞闵红玉聪慧过人,顺势说自己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易连恺曾说过闵红玉手眼通天,江左的政界、商界都以与闵红玉相识为荣,秦桑问闵红玉,若易连恺与易家争权,胜算有多少?闵红玉有些为难地说自己并制定如何去说,她以桌上的鱼为例,说明如果众人瓜分尚可以各得其利,但若是轰然去抢,最后谁也得不到好处。
  闵红玉认为分鱼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如同海盗分金一样,第一个下筷子的人得到的好处总是最多的。至于能不能成为第一个人,而这就要看易连恺和秦桑两个人的意思了。
  易家书房内,易家父子共商大事。范先生走之前曾与易继培说,江左之未来在于四个字:联省自治,不过易继培认为如今天下大乱,联省自治最后只能造成一个结果就是分裂,所以他决定和北方慕容家联手共同拥立内阁,到时候这个天下就看他与慕容宸的较量,到底鹿死谁手。易连慎赞同易继培的决定,而且认为此时宜早不宜迟,他打算中秋之后抽调符军的精锐部队,拉到北方去训练,也好为将来谋取天下做好准备。
  易连怡却认为,符州的精锐大军是范先生专门为实现联省自治的理想而建立起来,若违背建军时的初衷去做争权夺利的棋子,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倘若日后易家拥兵自重控制内阁,结局只会让战火四起。
  易连慎反驳说父亲当年凭借一己之力平定了整个江左,这么多年也让江左的百姓免于受到战火的牵连,如今父亲不过是想用同样的办法把整个国家都安定下来,他不敢苟同联省自治,如果说大哥非要跟他与父亲作对,他倒想看看符军上下有谁支持大哥。
  易继培听了他们的争论,只好表示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会议结束后,易连恺安慰心情不好的易连怡,他认为二哥今天说的话未必真心实意,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毕竟二哥身边的人多,肯定是有些人在二哥耳边说了闲话。
  易连慎从仆人那里得知大哥和老三在背后相谈,怀疑他们二人要联合起来反他。范燕云无奈的说他想多了,她让易连慎找易连恺好好说说。易连慎生气的说从小到大,只要他跟老三一吵架,范燕云就向着老三。范燕云只好劝易连慎别多想,明天她就与易连恺说说,然后易连慎再找一个跟易连恺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谈,相信看着旧景也能生旧情,劝易连慎有什么事直接说出来。
  兄弟俩到院里的假山上谈心,易连慎表面自己说的都是气话,但是他征战多年,让他就这样放弃手中的权利,他绝不甘心。易连恺表面自己的确是想帮大哥,易连慎表示,从小到大两人争的东西很多,这一次他会再赢他一次,但是不管如何相争,三兄弟都只争抢,绝不伤害。
  傅荣才来到易家就看到了易连恺,易连恺对他脸色并不是很好。傅荣才说明他此番前来有两件事,一是祭拜师父范先生,二是替代师父做易家的文胆。易连恺讽刺傅荣才连花都不戴还说来祭拜师父,傅荣才表明自己只是不拘泥那些虚礼。易连恺气不打一处来,他警告傅荣才最好尽早地离开符远,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傅荣才没想到师父容不下自己,易连恺也容不下自己,他只好悻悻离开了。
  易家设家宴款待秦厚生,易连恺在席中为秦桑打了最爱的桂花栗子羹,秦厚生十分欣慰。易连恺提起当时芝山被围时,秦桑是冒着生命危险只身前去救他,而能娶到秦桑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提到芝山之事,范燕云便在饭桌上提起范先生遇难之事,气氛顿时紧张尴尬。易连凯悄然紧紧地握住秦桑的手给以安慰。
  饭后,易继培让秦厚生分析眼下的政局,秦厚生提出军政、民生,无外乎民心二字,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易继培却认为最靠不住的就是民心,西洋人的模式就算再好也不能复制。易连怡早些年读过秦厚生的文章,他发现秦厚生对国外的政体很有见解,只是秦厚生看待问题的方式总是带着文人的理想主义外壳,不符合当今的国情。
  易继培向易连怡抱怨秦厚生满口都是人权让他听得头疼,而且秦厚生的这一套早就落伍了。易连怡却认为不是落伍,只是政见不同,若不是生不逢时,说不定秦厚生也能有一番大作为。易继培因易连怡一直在为秦厚生说话很生气,厉声质问易连怡是不是也想跟秦厚生一样推崇花旗国的那一套,要知道他们不是洋人。易连怡突然被父亲训斥,一下子怔在哪里不知该如何反应。
  傅荣才说陈培印堂发黑,命不久矣。陈培愤怒举枪欲崩了傅荣才时,却突然咳嗽了两声。傅荣才说陈培要是开枪打死他,就凭陈培刚刚的两声咳嗽,就很可能会要了陈培的命。傅荣才说他略懂医术,还帮陈培治好了咳嗽,陈培因此对傅荣才言听计从。
  傅荣才治好了陈培的咳嗽不是关键,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是说当下的时局。李重年现在是岌岌可危,慕容家对李重年虎视眈眈,但是陈培却浑然不知。陈培来到李重年的麾下,就是想有所作为,成就一番事业,只是陈培现在这样不但会败了李重年的江山社稷,还会成为千古罪人,身背骂名。想要打破僵局很简单,就是陈培把他带入李府,引荐给李重年,到时他定会保陈培升官发财,飞黄腾达。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