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17集 - 傅荣才揭开秦桑嫁入易府真相

  秦桑持枪来到院子,大喊让傅荣才出来。易连恺追了出去,想要劝说秦桑冷静下来,不料秦桑失手激动朝天空开了一枪。程允之闻声赶来,斥责二人这里是雍南,就算是易家,也不能随便动武。
  这时,傅荣才才不紧不慢地从房间走出来,还自称是秦桑和易连恺的大媒人。易连恺想要拉秦桑离开,秦桑却坚持让傅荣才说清楚。傅荣才得意地笑了起来,从易连恺成亲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期待着真相被拆穿的时候。易连恺想阻止傅荣才继续说下去,秦桑却愤怒地拿枪指着易连恺让他闭嘴,易连恺指责秦桑居然拿枪指着她的丈夫。秦桑冷笑,她现在只想要一个真相,她问傅荣才和易连恺到底是什么关系。傅荣才这才说他是范先生的大徒弟,易连恺则是范先生的关门弟子。
  秦桑问易连恺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易连恺没有回答,反问秦桑连枪都举不稳,是不是真的要对他开枪。秦桑既愤怒又伤心,她无数次向易连恺打听傅荣才的下落,易连恺却一直推脱。易连恺承认他的确是骗了秦桑,只是他有他的理由。傅荣才在一旁继续挑唆,并说会将实情一五一十地跟秦桑说个明白。
  程允之安排管家送秦桑回屋,还吩咐厨房给秦桑送一碗安神汤。易连恺劝秦桑先回屋子里,稍后他会将一切解释清楚。
  到了程老爷子门口,傅荣才讽刺易连恺有长进,到了这个时候还如此镇定。易连恺威胁傅荣才若是敢再多说一个字,他保证在秦桑知道这件事之前杀了傅荣才。傅荣才却说易连恺还是害怕了,怕秦桑知道真相。
  当年,易连恺、傅荣才还有范先生布局要拆李重年的台,傅荣才提出要查出李重年贿赂之人,再买通报纸制造丑闻,易连恺确认为这些是即使被暴出来影响也不大,所以他们不仅不阻止李重年,反而要帮他搞贿选,让他这个篓子越捅越大。
  当时,李重年已经收买了四个位高权重之人,只是这四人若被查出来参与贿选,但也未必能把他们拉下马。范先生提出他们要自己制造一个受贿者,而此人势力不能太大,官位不能太高,否则政府会选择集体缄默,压下事端。易连恺在名单中选择了秦厚生,范先生却拒绝了他的请缨,安排傅荣才前往乾平。
  程老爷子同时接见易连恺和傅荣才,他称傅荣才是名动江左的人才,易连恺则是后起之秀,他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选择。为了公平起见,他决定问他们二人一个问题,让他们二人帮忙解惑。程老先生的问题是天下有几人,江左又有几人?易连恺称天下不过四万万人,江左占了六千万。傅荣才却说天下不过区区七八人,江左只有五六人。傅荣才就着这个话题侃侃而谈,说着说着,程老爷子突然打起了瞌睡。程允之向只好解释说父亲年事已高,每日到此时就会小憩一番,还请二人包涵。
  难得的空闲时间,易连慎陪着范燕云看相册,每一张照片都有他背后的故事和满满的心意。范燕云翻到后面,发现都是空白的。易连慎解释这些空白页是特意留下的,想着二人以后多多地拍照,用一家人快乐的照片把这几页填满,范燕云的心彻底被易连慎触动了。
  师兄弟俩走远后,程老先生才“醒”过来,他感慨范先生一生精明,怎么会教出这两个不中用的徒弟。上次他与范先生手谈三局,每一局范先生都棋差一着,而到了第三局他才发觉范先生的棋艺远胜于他,才能牢牢控制棋局,想赢便赢,想输便输。程允之也不知道选谁,他认为两人各有利弊,程老先生直言自己早就决定选李重年,他把易连恺和傅荣才叫来只是探底,走个过场罢了。他交代儿子做生意做生不做熟,他跟易继培太熟,所以生意才不好做。
  易连恺回到屋子,秦桑还在生气,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易连恺走到秦桑身边,握住秦桑的手,心疼秦桑手腕上的伤。秦桑甩开易连恺的手,易连恺也不恼,而是说秦桑握枪的姿势不对,才开一枪就把自己的手腕伤到,如此杀不了人,而且秦桑的枪口永远不该对着他。秦桑冷冷地问易连恺是否到现在还要装着一副深情的样子,显示他有多可怜、多心疼。易连恺提醒秦桑现在在程府,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夫妻,就算是装也要装出样子。秦桑无奈地叹息这一切本来就是悲剧,而悲剧的源泉就是傅荣才,若不是他,秦家也不会落魄,她也不会嫁给易连恺。
  易连恺没想到这两年的婚姻在秦桑的眼里一直只是一场悲剧,他冷声让秦桑赶紧收拾东西离开雍南。原来,易连恺准备要杀了傅荣才,而老状元碍于他的身份,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傅荣才就不一样,他杀了傅荣才,李重年不会为傅荣才喊屈,老状元虽然是前朝的状元,但现在是生意人,最佳买主死了,自然会选第二个买家。
  秦桑提醒易连恺不要忘了,程老爷子看好的是两家势力,并非易连恺和傅荣才两个人。秦桑一介女子动枪程老爷子也许不会计较,但如果易连恺杀了傅荣才折了程老爷子的面子,对易连恺产生厌烦,易连恺这一辈子别想投靠易继培,她认为最好的方法就是易家和李重年两不相靠。
  潘箭迟拿着风筝来到花田,脑海中回忆起当年和秦桑在花田里侃侃而谈的情景,当年他徒有报国之心,却手无缚鸡之力,当年他就害怕自己终究会变成自己憎恨的那种人,而秦桑也许诺无论如何都会陪在他身边,如今誓言犹在,人事已非了。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