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温暖的弦》第23集 - 管惕向小岱说清事实 一心谎称将与南弦结婚

  薄一心来到医院探望父亲,嘱咐他好好治疗,不要担心其他事情。父亲满脸愧疚,他也后悔因为一时冲动而去找温暖兴师问罪。薄一心并未责怪父亲,只是让他别再插手,否则南弦会不高兴的。为了女儿着想,一心父亲自然满口答应。迟碧卡来找占南弦,既然温暖已经提出辞职,是否要开展新一轮总裁助理的选拔呢?占南弦抬起头,斩钉截铁地回答“不需要”,迟碧卡心领神会,转身离开。
  管惕约小岱在公司楼顶见面,小岱满心欢喜,还以为自己将面临管惕的表白,谁知管惕却兴致勃勃地展示机器人女友软件,而且,这机器人正是以丁小岱为原型创造的,取名“小岱一号”。管惕对此信心百倍,这虽然只是个模型,但以后一定会生产出实体机器人,不管怎样,他要真心感谢小岱。丁小岱红了眼眶,她恍然大悟,原来管惕对自己的细心呵护、嘘寒问暖都是为了给机器人建立资料库,而现在调研结束了,管惕也就“撤回”了所有关爱。小岱大受打击,找了个借口离开楼顶,心中失落无比。
  这晚,温暖梦见与占南弦曾经的过往,她在梦中泪流满面,不断叨咕着伤心的梦话。温柔轻轻推开门,发觉妹妹梦魇,她很是心痛,却毫无办法。温柔非常自责,她认为是自己带给温暖痛苦,解铃还须系铃人,温柔便约了占南弦见面,她开门见山地告诉南弦,当年温暖提出分手,并非移情别恋朱临路,而是另有原因。
  原来,就在七年前,温柔也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妹妹的男友——占南弦,她陷在感情中非常痛苦,不由得在大白天喝得酩酊大醉,还借着酒劲儿向南弦果断表白,但不巧的是,这一幕恰好被温暖看见了,姐妹俩从此便有了隔阂,温暖进退两难,索性提出分手,一走了之。
  听了温柔的叙述,占南弦很是沉静,他也曾有过这种猜测,但让南弦不理解的是,温暖为何连一句解释都不肯听,一走就是七年?温柔连忙替妹妹分辨,温暖这七年里过得并不开心,事到如今,温柔只希望南弦别再去揭温暖的伤口,更别提温暖父亲去世的事情。占南弦心情复杂地回到家里,他决定这一次绝对不会让温暖再逃走。
  薄一心打电话约占南弦来家里见面,她还特意亲手准备了美味佳肴,在餐桌上,一心对南弦的种种帮忙表示感谢,同时提出请求,父亲已是濒死之人,唯一心愿就是看见自己幸福,所以,一心希望南弦能够满足自己父亲的心愿。这一次,占南弦果断拒绝,对他而言,温暖一直在心中。薄一心泪流满面,纵然过了这么多年,自己还是无法得到南弦的心,看来,假的终归是假的,自己的梦应该醒了。
  第二天,薄一心在家里发呆,感慨自欺欺人有多可笑,这时助理带来好消息,网友现在一边倒地支持一心,就连好莱坞也向一心抛出了橄榄枝。然而,薄一心无心理会这些事情,她忍不住问助理,网络上关于自己和南弦、温暖的帖子,到底是谁发的?助理支支吾吾,终于说了实话,是自己通过分析猜测出一心与温暖关系匪浅,再转而告诉经纪公司,由公司发出帖子。薄一心怒不可遏,公司的做法只会让占南弦更加心疼温暖,而自己与南弦只能渐行渐远。助理却仍在辩解,若不是利用温暖来转移大众视线,将薄一心放在弱势地位,一心怎能快速洗白?现在,薄一心无法力挽狂澜,只能警告助理不要插手自己的生活。
  这时,南弦母亲给一心打电话,怒气冲冲地询问,温暖怎会回到占南弦身边?薄一心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南弦母亲就偏爱一心,对温暖抱有成见,这么一来,她决定近期回国一趟,看看儿子的感情状况。晚上,薄一心来找温暖,她意味深长地感慨,温暖向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切,而自己却只能望而却步,所以,自己曾经多么梦想,能成为温暖那样的人。
  温暖盯着一心的眼睛,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一心才费尽心思抢走南弦吗?一心的情绪逐渐激动,当初是温暖主动放弃南弦,就算自己曾是温暖的好友,难道就不能争取想要的爱情吗?温暖不再忍让,她提起了七年前的往事,当自己刚刚与南弦分手,正在犹豫时,一心就马上对南弦纠缠不已,还跑去南弦面前装委屈,所以,这让温暖很伤心。薄一心不甘示弱,她谎称自己马上要和南弦结婚了,希望温暖可以退出。这一次,薄一心也不会轻易放手,她倒想看看,自己和温暖谁能撑到最后。
  高访与管惕去找从阿尔法辞职的王教授,不料却被朱临路派去的人看见了,朱临路暗自得意,占南弦终于露出了马脚。另一边,高访与管惕从占南弦办公室出来后,发觉小岱脸色很难看,管惕知道其中缘由,不由得向小岱道歉,小岱神色漠然,不愿搭理管惕,她始终无法释怀,管惕接近自己只是为了做机器人。
  朱临路命人去查王教授和浅宇之间暗中来往的记录,并且还找来几位律师,他准备拉长战线,和占南弦对着干。温柔察觉到朱临路还在追查王教授的事情,她很清楚事态的严重性。朱临路也不再隐瞒,他坦然相告,在自己收购阿尔法之前,浅宇确与王教授有来往,但至于他们是否暗中勾结交易,目前还不得而知,朱临路只能保证绝不会因为此事冤枉占南弦。温柔只是担心,一旦占南弦与朱临路对簿公堂,温暖在其中恐怕会十分为难,继而崩溃。但朱临路坚持己见,不愿让步。
  温柔明天要去香港出差,但原定员工突然生病,留睿便毛遂自荐陪伴温柔出差,温柔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将此次出差作为留睿试用期的考核。温暖发觉丁小岱失魂落魄,她便安慰小岱不要胡思乱想,还让小岱早点回去休息。晚上,温暖下班回家,看见姐姐在收拾出差用品,她上前贴心帮忙,还说起自己即将离职的事情。温柔拉着妹妹的手,她坦然相告,自己已经与占南弦谈过了,现在只希望温暖能幸福。温暖淡淡地笑笑,南弦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重要的人,而不是自己。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