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社会 > 男子穿日军服开道迎亲惹众怒 致歉称“我不是精日分子”

男子穿日军服开道迎亲惹众怒 致歉称“我不是精日分子”

夏兰 2018-05-29 16:02:05
婚礼车队现日军服
  婚礼车队现日军服
  近日,在一场发生在天津的婚礼现场,惊现一身穿日本军服背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在婚礼车队最前面开道。视频一经曝光,便传遍了网络,众多网民愤慨不已。
  5月27日,一段视频引爆网络,天津市河东区海河东路上,一列婚礼车队两侧是哈雷摩托车,最前端一辆三轮摩拖车上的男子身穿日军军服,背着一把三八式步枪,对着镜头双手竖大拇指。
婚礼车队现日军服
  婚礼车队现日军服
  当日,全国多地摩托车爱好者声讨该男子,一名自称是天津哈雷队长的人先后通过短信、微信朋友圈公开道歉:据了解,穿日军军服的男子叫刘彬,他因该行为被指系“精日”分子。5月28日凌晨,36岁的刘彬公开道歉:“这件事虽有误解,但我还是伤害到了民族感情,我向社会公众诚挚地道歉。”记者:有人指责你是“精日”分子。刘彬:我怎么可能是“精日”分子呢?
  我绝对不是。10多年前,我服过两年兵役,那时我是随时准备着保卫祖国的战士,现在我是爱国中年。记者:那你为什么穿着日军军服,在大街上双手竖大拇指?刘彬:事出有因。我是摩托车发烧友,我有一辆长江750摩托车。几天前,一个剧组想用我这辆摩托车拍抗战网络剧,我不舍得让人家骑,我就说我也去拍戏。27日上午9点多,我就穿着日军军服,骑着摩托车去了剧组。
  拍戏中间,我知道了车队的朋友要结婚。拍完戏,我来不及换衣服,就这样去了。下午3点20分到的婚礼车队中,朋友见我样子挺逗,就拿手机拍了起来。结婚图个热闹,我就配合着他们拍,拍的还有其他视频。记者:拍的还有什么视频?刘彬:我半蹲着,举着三八大盖,做投降的样子;我大喊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等。视频不是我自己拍的,都是朋友在那拍。
  大家图个开心,我就跟着配合。其实这些视频也传到朋友圈里了,不知道为啥这些没传开,网上传的最多的就是那段10秒长的竖大拇指的视频。下午3点45分进了酒店,我就把日军军服脱掉了,我里面还有一件背心。记者:网络发酵后,你是怎样想的?刘彬:我被骂死了。我自作自受,活该被骂。我的行为确实伤害到了民族感情。但我真的不是“精日”分子,我爱国,我憎恨一切侵略行为。
  我当兵时,时常告诫自己,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想到这句话,再想想自己的行为,我很后悔,很后悔,肠子都悔青了。记者:现在想做点什么?刘彬:错了就是错了,解释太多没意义。我录了一段视频,恳请记者帮忙发布一下,我想说的话都在视频中。再次向社会公众诚挚地道歉,希望大伙能原谅我。
  近年来,在网上和现实生活中,不断出现精日分子的丑陋表演,不断挑战民族尊严底线,从前不久刚刚发生的洁洁良事件,到今年年初两名精日分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摆拍合影,再到去年4名男子身着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门口拍照……这些宣扬、美化侵略战争的行为,亵渎民族尊严、刺痛公众感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二战之后,德国、以色列等国相继制定出本国关于严厉打击纳粹言行的法律条文,从立法层面对这种极端言行进行惩治和打击,取得了明显的成效。而值得国人欣慰的是,今年4月25日,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对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进行二审,草案二审稿除了对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完善外,还对近年来社会上出现的个别人身着二战时期日本军服拍照并通过网络传播,宣扬、美化侵略战争的行为作出了规定——构成犯罪的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今,在天津又出现这样的情形,无知无畏无耻到这种程度,令人无法容忍。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情况居然还不只是个例。新浪微博帐号粉笔张小龙居然发出中国大陆也应交给日本打理这样的奇谈怪论,并毫无廉耻地称自己就是汉奸。
  有网民评论:这种帐号至今相安无事,就是对法律的挑衅,是一种无耻的存在,更是相关平台监管缺失的具体表现。今年3月8日上午,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回应媒体提问,对“精日”分子恶劣行径如何看?他说:“中国人的败类!”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