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1970-01-01 08:00:00
专题摘要:

...

分享头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最新报道 剧情介绍 演员资料 百科资料

《镇魂》第17集:沈巍重新定义兄弟情

  包三心里有恨,当初他为了和妻子的生存偷夺抢掠,运用异能危害安定。那年包三的死对头正是当时特调所的处长赵心慈,而心慈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是地星人的同胞。包三的妻子为了保护他,死于心慈手中的枪。这次包三能偷逃出地星受烛九的蛊惑,去摧毁特调所,让地星人再不受束缚的生活。然而烛九却在关键时刻把包三当做炮灰丢了出去,让包三遭到赶回的特调所成员轮流攻击,腹背受敌的包三恍惚间看到了当年最大的仇人——赵心慈。恨意驱使着包三不顾一切向心慈扑去,一阵混乱,包三最终同样死于抢下。特调所成员全然震惊,哪怕是罪大恶极的地星人也有被审判的权利而不是被无故枪杀。
  其实任何人的死亡都不是心慈所愿意面对的,他只想保住盛世太平,死亡是无奈,是不舍,是缠绕心慈多年的心病。心慈捧着鲜花单膝跪在墓碑前,当年心慈的妻子沈溪被地星人所挟持,心慈为保大局放任妻子的性命在自己眼前陨落。年幼的云澜哭喊着求救,痛彻心扉的声音却被眼前的残垣废墟所掩盖,亲情无法让刚正不阿的心慈手软,一身轰鸣声,沈溪徒留一件外衣,做了父子两最后的纪念。自此,赵云澜不再是谁的儿子。那个疼爱他关怀他照顾他的亲人死在了自己眼前,正义与亲情有时背道而驰,因此坐上同样特调所处长位置的云澜总是心慈手软的顾念他人性命,却把自己生死抛诸脑后。
  云澜和老吴在地星四处寻觅却总是云里雾里的感觉,每个场面都熟悉,每个角落都去过。却找不到地星册也找不到沈巍。云澜还因受地星黑能量的侵蚀有些难以招架,老吴也因多次使用瞬时移动的技能老骨头有些吃不消。两人聊着天走在寻找所谓情报探测员的路上,途中老吴提及,自己的异能触发需要媒介,自己的媒介是氧气。云澜顿时大悟,烛九每次瞬间消失都向着光亮的方向,或许烛九的媒介便是光。还没等云澜想出系统的解决烛九的办法,两人走到一破屋门前,一个带着口罩的地星人在那摆摊算命。
  云澜也算踏破了铁鞋找到这号神秘人物,坐下,交钱,询问地星册的下落。结果谁也不曾料想对方并非善类,图穷匕见后危机四伏。云澜不善近身肉搏,被对方打倒在地。神秘人摘下口罩发现竟是“死而复生”的丁顿。正值丁顿决定痛下最后致命一击,沈巍赶到了。救下云澜的同时沈巍发现地星册已被丁顿焚烧成骇
  睡梦中的云澜被沈巍送回特调所,睡梦中又是那张熟悉的脸,云澜梦到了母亲。母亲和善的面容在诉说着云澜听不清的话语,那些关于他身世过往以及未来的事催眠着云澜向下沉醉。醒来后云澜被眼前棘手的问题牵引着思绪,无暇顾及母亲睡梦中所说的话。
  调查员从波给云澜送来一系列照片,说一地下格斗场暗藏乾坤。云澜接过照片一看,发现了黑能量的踪迹。于是特派长城前去秘密调查,楚哥举起双手,表示愿意随同效劳。在地下格斗场险象环生,人人都是一身腱子肉和凶神恶煞的脸。长城战战兢兢扯着楚哥的衣摆不知如何是好,与他人发生肢体碰撞只懂一味道歉,最终还是同样凶狠万分的楚哥为他解围。楚哥决心哪怕杀出一条血路也要保证长城的安全。
  云澜对于长城和楚哥现在的状态有点摸不着头脑,拉着沈巍分析一通。可沈巍心思不在这,学校下了最后通牒,要在“特调所顾问”和“大学教授”两个头衔中任选其一。云澜丝毫不减对此事的兴趣,遥想长城刚来报道那会楚哥恨不得把这个缠人包袱打包甩回老家,这次派长城前去底下格斗场调查情况,楚哥却自告奋勇的前去助力。云澜疑惑不解,询问沈巍:这楚哥现在对长城是不是太过溺爱了?沈巍镇定的看着云澜,宠溺一笑: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热播头条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