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头条 > 社会 > 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已确认 与SARS有关系

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已确认 与SARS有关系

山前有路 2020-01-23 08:59:45
  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富于1月22日在国新,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目前已经确认了,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在此前,有三位中国科学家通过中国科学》杂志社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揭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类SARS冠状病毒的共同祖先是和HKU9-1类似的病毒。由于武汉冠状病毒的进化邻居和外类群都在各类蝙蝠中有发现,因此推测武汉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也可能是蝙蝠,就如同2002年‘非典’的SARS冠状病毒一样,武汉冠状病毒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媒介。”而发布会则对野生动物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予以确认。
\

  蝙蝠携带的病毒怎么传染给人的?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高级工程师张劲硕1月21日在微博上呼吁:“大家不要再吃野生动物,不要与野生动物有过于亲密的接触”,“人与野生动物应该有一个安全距离,吃野生动物是罪魁祸首!”

  张劲硕研究生学习期间师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张树义研究员,曾与溯源SARS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合作,追踪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石正丽等学者最终确定了SARS病毒的蝙蝠起源。1月21日,《中国科学》杂志社通过公众号发表文章,指出“由于武汉冠状病毒的进化邻居和外类群都在各类蝙蝠中有发现,推测武汉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也可能是蝙蝠。如同导致2002年‘非典’的SARS冠状病毒一样,武汉冠状病毒在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很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媒介。”

  张劲硕在微博中称:“我1998年开始跟随导师、师兄钻山洞、抓蝙蝠、研究蝙蝠,到我2010年转型作科普,那12年间我几乎天天接触蝙蝠,为什么我没有感染上病毒?”

  “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不吃它、不舔它、不亲它,我们不是直接用身体任何部位直接去接触这些蝙蝠。”张劲硕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张劲硕表示,蝙蝠本身并不携带SARS病毒,而是SARS样冠状病毒,并没有途径直接进入人类体内。“病毒要入侵细胞必须有东西和细胞受体结合,这个东西叫刺突蛋白,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样就进去了。大部分蝙蝠携带的刺突蛋白不能直接利用人细胞的受体。”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

  张劲硕介绍,一些野生动物,在捕食蝙蝠或者接触了蝙蝠的排泄物后,有血液、体液的接触,病毒随之进入野生动物体内,野生动物即成为了中间宿主。由于所处的细胞环境发生了改变,病毒有可能随之产生变异。当人类食用这些动物时,就会感染已经变异的病毒,这些病毒在人类体内还会发生新的变异。

  “最终到了这个层次,这些病毒跟原来最开始来自于蝙蝠的病毒,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了。它发生了一个很大的改变,而这种改变的结果就是能够在人和人之间进行传播,也就是说这种病毒就开始爆发了。”张劲硕说。

  “不管是食用野生动物,还是人类对野生动物生存领地的侵蚀,这些都使得人类与动物的接触面大幅增加,给病毒从野生动物向人类的传播创造了条件。”石正丽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

  家禽家畜出现疫情应快速扑杀

  不过,除了野生动物,家畜家禽也有可能成为病毒的中间宿主。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此前在采访中介绍,尼帕病毒在东南亚第一次爆发时,即是通过家猪传染给了人类。“当时发现猪场上有很多龙眼树。蝙蝠吃过的龙眼,掉在猪圈里,猪吃了感染给人。尼帕病毒最终导致100多人死亡,马来西亚当年活埋了一百多万头猪。”

  石正丽在上述演讲中认为,这是“人类活动范围加速扩张,不断渗透到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里”,“把养猪场建在了蝙蝠栖息地的旁边”导致的结果。

  2016年至2017年,在距离SARS病例出现地点约100公里的清远市养猪场,爆发了一系列致命猪病疫情。截至2017年5月2日,疫情在四个农场共造成24693头仔猪死亡。石正丽、周鹏等学者的研究表明,造成这次疫情的冠状病毒源头同样在蝙蝠身上,与SARS样冠状病毒的宿主同为菊头蝠。

  不过当时近距离接触病猪的养猪场工作人员,他们的血清样本中并没有检测出这一冠状病毒阳性。周鹏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病毒在实验室内可以感染人的细胞。但入侵细胞是一方面,复制是另一方面,有可能被人体直接清除了。如果病毒突变获得快速增殖能力,就有可能在人群中爆发。”

  “我们发现在同一只菊头蝠中同时携带了SARS样冠状病毒和这次猪病的病毒。而冠状病毒重组很厉害,就像搭积木一样,我的模块放在你那里,你的模块放在我这里,说不定将来重组成什么。”周鹏曾对媒体介绍。

  “只能说在这个病毒上,我们人是比较幸运的。”张劲硕说,在防治上,类似这样的疫情,家禽家畜都应快速及时地扑杀、消灭。

  杜绝野生动物消费 避免亲密接触

  2019年11月,内蒙古发现鼠疫病情。新京报曾报道,来京就诊的两名鼠疫患者,他们居住地鼠害增多。中国疾控中心之后的报告披露,当时来京就诊的两名患者,丈夫可能在农场挖土时吸入带鼠疫菌的气溶胶感染,妻子或因与丈夫接触感染。

  换言之,两名患者可能并没有主动接触野生动物,同样导致了感染。

  张劲硕介绍,鼠疫确实有不通过直接接触感染的可能性,例如某些种类的跳蚤也可能将鼠疫传播给人类。不过造成鼠疫的病原微生物是细菌,“细菌和病毒又是完全两回事儿。”张劲硕说,“细菌、病毒或者真菌,不同病原微生物的防治方法是不一样的。但是所有跟野生动物有关的,如果要谈防治,毫无疑问第一点就是要杜绝和野生动物直接的接触。”

  “大家会发现近些年来世界各地出现的新发传染病越来越频繁,”石正丽在上述演讲中说,“这些新发传染病都有一个特点,它们都和动物有关。研究人员做过统计,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

  从源头去预防其实是很简单的,那就是离它远点,我们要杜绝野生动物消费,也要减少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侵扰,要远离野生动物。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